恐怖分子的宝库藏在哪里? 恐怖分子的经济基础和资金的来源
07.06.2017 13:15

阿富汗的情况是上合组织所有成员国家的共同烦恼。可以说这些成员国都在某种程度上是这一个成为恐怖分子和毒贩避难所的国家的邻居。

阿富汗的不稳定情况很可能会迅速蔓延到中亚进而传播得更远。阿富汗伊斯兰主义的军事和政治影响力不仅体现在周围的数个国家,还对中国的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巴基斯坦的开伯尔-普什图和其他的西北区域、印度的北部等受到伊斯兰极端组织不同程度影响的区域造成了安全隐患。

但恐怖分子首当其冲的还是影响着阿富汗的未来。成为上合组织观察员后这个国家重新获得了联合打击恐怖主义的希望。喀布尔并没有隐瞒他们希望扩大和上合组织的合作及积极参加上合组织中心机构的工作,乃至调整自己各方面的政策来配合上合组织伙伴国的工作。诚然,这对阿富汗的各方面发展起着十分积极的影响作用,但是与此同时来自阿富汗境内的恐怖分子的威胁也始终是一块很难缠的绊脚石,决绝该问题是当务之急。

此外除了塔利班组织, 国内还有很多打着"伊斯兰政府" 旗号的伊斯兰教极端恐怖组织。他们当中的大部分成员都不承认国界,他们认为应该建立一个全新的穆斯林之国哈里发国。为了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他们在上合组织成员国境内使用恐怖袭击和宗教洗脑方法,开发组织成员、培训及相关机构网络。那么这就出现了一个很合理的问题这些活动经费来自何处? 在阿富汗恐怖分子包里的钱绝大部分来源于毒品的贩卖。这是他们一个比较重要已知的资金来源,但绝非唯一一个。

恐怖主义和颜色革命的本质是相同的

很多伊斯兰组织都受到西方国家的庇护和支持。就比如说曾在乌兹别克斯坦发起武装叛乱的伊斯兰解放党,幕后支持他们的资金就来自伦敦。而随着叛乱的失败该组织的残余势力及领队分散跑到各个邻国当中,当地国家的安全组织不得不对这些应用正义联盟这一听起来很正派的名字的残党势力进行打击。

上合组织成员国对西方国家给予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破坏性活动的帮助记忆犹新。四月中旬在阿斯塔纳举行的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安全委员会负责人会议上,各国代表一致同意了一部关于打击极端组织的议题。在会议上俄联邦安全委员会秘书长尼古莱帕特拉什维说道要制止任何试图帮助国际恐怖分子逃离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和其它刑事惩罚机构对他们的问责与惩罚。"

显然这时所讨论的要点关系着怎么来阻止极端组织对政治局势的破坏。波斯湾地区的君主制国家和北约组织的一系列国家对极端组织的默许和支持允许它们将恐怖袭击变为一种政治影响力,影响铺设管道线路、旅游目的地的竞争、控制石油的股票行情等。非常遗憾的是在全球范围内,在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许多西方国家认为利用恐怖主义来稳定自己的世界经济霸主地位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制止对恐怖组织的资助才是最有效的反恐对策

在俄罗斯、中国、印度等国家开展的反恐怖分子活动的经验充分地告诉了我们对付这些邪恶组织最有效的方法是破坏他们的资金供应系统。

恐怖分子的资金一部分来源于一些政府的或个人的资助行为,还有一部分则是通过各种非法贸易,例如军火买卖、贩毒、走私、绑架和谋杀等。这些组织也会从他们所掌控的区域夺取资源和资金。

前两种资金援助(国家和个人的资助)在波斯湾君主制国家合为一种。令人惊讶的是美国最终也没有起诉沙特阿拉伯资助纽约双子座911恐怖事件的背后的赞助商。伊斯兰极端组织的资金很大一部分(在纽约和车臣) 来自于波斯湾的君主制国家,表面上是来自于其境内的非官方基金会。然而资助恐怖分子的资金不只来源于各个中东国家,还来自西方国家的账户。这些资助是写在各种受到当局政府包庇的伪宗教组织和同乡会名下的。

立足于波斯湾君主制国家和北约地区的伪伊斯兰教组织和恐怖主义集团之间的人员、资金流动使得对恐怖分子的直接资助成为了可能。就比如,美国政府声称赞助叙利亚温和反动派的武器装备之后经常出现在恐怖分子的手里、黑市上、乃至远离叙利亚地区的黑市场上。

与此同时,当土耳其武装部队遭受到来源于美国的新式武器(通过美国盟友帮助转到伊斯兰国家的武器)的沉重打击时,安卡拉遏制了数条向恐怖分子进行资金输送的渠道(但不是源头),这一下使很多情报组织和上合组织成员国的打击工作变得更容易了。

在这种情况下,最能有效打击恐怖分子的手段也就是阻止中东国家和在西方的穆斯林群体利用基金形式向极端组织进行资助。资金正是通过伊斯兰的各种银行流入到合法的慈善基金当中,再通过匿名的公司网络和一系列交易最终传递到恐怖分子的手中的。

上合组织西方国家的伙伴会善罢甘休么? 这个问题暂且没有答案。

 

http://infoshos.ru/cn/?idn=16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