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欧亚地区的У痛点Ф
22.04.2019 13:13

1979年发生的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和伊朗断绝与美国的外交关系,至今已经过去了40年,华盛顿依然没有停止对德黑兰施加政治和经济压力,还在坚持执行制裁制度,现在已将这个东部国家列入自己的敌对国家名单。

随着伊朗失去国王,美国失去的不仅仅是该地区的一个强大的盟友和军事合作伙伴,以及对其庞大资源的控制力量,同时也失去了影响邻国的最重要的杠杆和在东部与苏联对抗的前哨。

伊斯兰共和国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在今年2月举行的第55届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说:“美国从未原谅我们行使自决权利。因此,我们长期以来一直是他们耿耿于怀的对象。”

2015年缔结的关于伊朗核计划的国际协议《联合全面行动计划 》,似乎带来了华盛顿能够为加强国际安全而向伊朗妥协的希望。然而,不是! 2017年,唐纳德·特朗普入主白宫,这位总统不打算给伊朗平静发展的机会。 2018年,美国退出协议,去年5月和11月,他们恢复了最严厉的制裁措施,包括禁止伊朗石油的出口和运输,以及与伊朗进行黄金和美元结算业务。尽管德黑兰一直在履行协议规定的义务,且履行情况已得到常规检查和国际原子能机构报告的证明。

“美国将继续对伊朗政权施加最大的压力,利用所有经济手段阻止伊朗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3月22日在宣布对伊朗再次采取惩罚性措施时财政部长斯蒂芬·马努钦说道。

退出交易和恢复制裁的最终目标至少是破坏国家稳定,而最大目标则是迫使伊朗政权更迭。这个目标大洋对岸并不隐瞒。但华盛顿不需要一个独立的伊朗,而是需要一个忠诚的或陷入混乱的伊朗。制裁只是华盛顿将在欧亚空间实施更多战略目标的冰山的顶部。其主要目的是不惜任何代价阻止俄罗斯和中国的伙伴关系,包括在欧亚地区阻碍大陆一体化的进程。

伊朗拥有波斯湾和里海的港口,拥有相当广泛的道路网络,在俄罗斯与中国的大陆过境运输合作项目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些项目的实施有可能成为维护整个欧亚空间稳定性的重要因素。

伊朗在上海合作组织中具有观察员国身份。 2018年6月,在中国青岛市举行的峰会上,上海合作组织国家元首发表了联合声明,其中包括他们敦促《联合全面行动计划 》的参与者严格履行自己的义务,以确保核协议全面有效的实施。

该组织的立场是合乎逻辑的,因为其宣称的目标之一是促进建立一个新的民主、公平和理性的政治和经济国际秩序,包括确保能源安全和能源市场的稳定发展。上海合作组织的两名正式成员国中国和印度是伊朗石油的最大进口国,总体上中国是伊朗的主要贸易伙伴,因此,制裁伊朗给这两个国家带来的损失最大。他们正在与伊朗研究在双边结算中引入以本国货币结算的机制。

对于俄罗斯来说,伊朗是加强里海地区和中亚地区安全与稳定的重要合作伙伴。而对于华盛顿来说,由于需要形成对其阿富汗战争的有利条件,试图使里海地区军事化,以及在一些中亚国家制造不稳定因素,因此,俄罗斯与伊朗在该地区的合作对美国实现上述目标是一个很大的障碍。

特朗普政府没有放弃建立广泛的反伊朗阵线的企图。这种企图在中东地区特别明显。伊朗的影响力和军事力量在日益增强,德黑兰巩固了与邻国伊拉克的关系,给予也门帮助,与俄罗斯和土耳其一同参与反恐行动,所有这些,对于华盛顿及其在该地区的主要盟友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来讲,如骨鲠在喉。

“伊朗恐怖症”这一品牌销售情况良好。歇斯底里越多,波斯湾的富豪国王就越愿意购买美国武器。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在慕尼黑的演讲中强调: “美国以在这里销售大量武器为手段来榨取该地区及其资源。 根据最保守的估计,今年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成员国的军费开支将达到创纪录的1000亿美元,这几乎是伊朗军费开支的七倍。”

所以究竟是谁在输出不稳定因素呢?

 

http://infoshos.ru/cn/?idn=21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