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什干的隐蔽密码和精神
19.05.2009 09:29
城市像人生身体一样。她有生命循环、能力、面貌、意识和传统习惯。简直而言,任何城市有自己的身体和精神。有时候,身体可以属于西方,而精神可以属于东方。今年庆祝建成220周年的塔什干市就是这样。这是我的城市。

我们在人口为3百万人的塔什干可以看到许多东方国的特点:清真寺、陵墓等古迹大都集中在旧城。不过本城市的大多数大楼,尤其写字楼及住房的面貌是西方的。即便如此,塔什干是一个东方城市。不久之前,它被公认为伊斯兰文化的城市。任何东西使塔什干显得东方城市吗?当然,人,不是个别人体,而是社会。此城市的社会由不同的文化、宗教信仰、意识形态等成分构成。 塔什干市是一个多民族的城市,各种各样的民族的代表齐聚这个地方。塔什干社会具有其特殊的文化,与其他城市的社会文化截然不同。

我们可以谈到共同的文化、居住在同一条街、同一个住宅区、同一个国家、同一个大陆、在同一个地求居住的人的共同心理。共同文化不但有公开的密码,而且有隐蔽的密码。后者很难解析。

有时候,我在出租汽车上看到一个在路边拍手的人。司机没有停车,我觉得很奇怪。我问司机他为什么没有停车,司机回答说:''他不是和我们同路,他从另外一个住宅区。''他的答案令我意外,他怎么能知道此信息。司机给我解释说:''您看,这一点我自己很难说明。我开二十年的车了,在这一段时间内我学好了''分辨出''乘客。

我还记得另外一个事情。有一天我和我的莫斯科朋友去了一家塔什干的旧书店。售货员和他谈起话来,不一会儿她说我的朋友是一个外地人,极有可能是从俄罗斯来的。我问她怎么知道,塔什干也有很多俄罗斯人。她回答说,''不知道,但是您的朋友不同于塔什干的俄罗斯人''。

当然,居住在不同的地方的人说不同的语言(方言)、穿不同的衣服。他们的传统习惯、肤色也不同。城市在人的心理上留下一定的印象,此印象确定人的行为模式,共同文化,共同形象。

城市的精神成为社会身份的一部分,它的路上没有它克服不了的阻碍。城市精神渗入到不同宗教信仰、民族及专业组织中去。我每次回来塔什干,就感觉到我城市的精神。我认为,每个人回故乡时也有这种感觉。 对我而言,我城市的精神首先是一个文化现象。此现象很复杂,它有自己的特点,与建筑艺术、路、花园、市政公用体系及城市生活其他物质和社会方面紧紧联在一起。

本文化现象基础是我们编造关于城市的传说神话,甚至真实的故事在受到传说神话影响时获得一定的''神话的轮廓''。从而神话传说成为城市现实的一部分。有的城市神话是故意编造的或是故意被人传播的,这样的颇有魅力的神话人(尤其旅客)听得津津有味。有的神话自发出现,并受不到任何控制。作家、诗人等文化人士在形成城市的神话传说中的地位很特殊。他们所编造的神话如同建筑家修建的房子,明确城市的面貌。

我举一个例子,塔什干地处中亚心脏地带,骄阳之下,沙浪滚滚,故素有''荒原''之称。因此,水在这里显得尤为珍贵。相传一位美貌的公主许诺愿嫁给能引水灌溉荒原的勇士,以解当地居民缺水之难。于是,一位名叫法尔哈德的男士便设法把一块巨石投入河中,来提高水位,引锡尔河水灌溉荒原。后来这位勇士得知公主因受骗含恨自尽,也殉情自杀了。今天,人们已从奇尔奇克河引出了一系列渠道,使塔什干市内水渠交叉纵横,基本解决了水的问题。现在,人们在塔什干附近仍可见到一块称为''法尔哈德''的巨大岩石,不过,岩旁已建起了以法尔哈德命名的水电站和水库。

神话是任何城市的最有吸引力的方面。例如,当20世纪30年代俄罗斯遭到了饥荒时,塔什干以其粮食储备而著名,因此人人都想来塔什干。而塔什干并没有''成千上万''个粮食储备,实际上塔什干与俄罗斯其他城市的情况差不多一样。不过人相信这是一个''有面包的''城市,他们的信仰和本地区的精神混合在一起,成为一股实力。不是面包,而是塔什干居民使那些来人希望此城市能够拯救他们。

目前城市的积极的形象取决于广告,它利于吸引旅客和投资。不仅塔什干现居民增加城市的代神话传说的宝库,而且苏联解体后离开塔什干的文化人士也帮助他们。离开塔什干的作者最近写了一些关于本城市的小说。他们回头想起自己的青年时期,在塔什干过的日子,从而为此城市增加浪漫氛围。

我城市的文化形象是由漫长历史决定的。我能够察觉到这块土地的祖先的实力。交通与文化的道路、东方和西方文明的纽带ЧЧ丝绸之路穿越这快土地。由于我们祖先与来自世界各国的商人、诗人、思想家、学者及旅客交往频繁,因此他们愈来愈精明、容忍和友好了。他们制造了招待客人的自己独有的风格。 塔什干社会生活受到了伊斯兰文化的影响,从而恭而有礼的交往的艺术获得了特殊的地位。为掌握交往方式中涌现的很多''细致的密码'',需要获得相应的教育以及处于相应的环境条件。由悠久的历史决定的社会交往方式和世界观成为塔什干当今时代文化中重要的一部分。

不过现代生活给城市的文化,城市居民的社会行为方式带来新的挑战。现代城市里,尤其像塔什干那么大的城市里,人之间的关系逐渐疏远了。陌生感,寂寞感在人群中更加尖锐。但是东方文化以等级制度为主,所以人仍然颇为关注人际关系。

塔什干社会文化面貌由成千上万个特点构成,这些特点中有不少属于人际关系方面。塔什干街上常常可以看到人的脸上露出的笑容。人在向陌生人问路之前先给他打招呼。年轻人客客气气地给老人让座位。 无论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很多居民还是能够与对方从容不迫地聊天。塔什干人平时不直接提到正经事,他们先问长问短。这种拐弯抹角的询问是一个心理的技巧,塔什干人以这种方式摸摸对方的底,塔什干人从对方的神态中''获悉''他是否想提到正经事。

塔什干人在庆祝任何节日时常常做抓饭,并请家里人和朋友来品尝此饭菜。平时一百多个人凌晨起床而去参加此次''宴会''。抓饭的宴会是一种人际关系网络。塔什干人通过关系加强自己的社会地位。

旧市的大杂院利于人之间的关系密切起来。人在那里保持相濡以沫的亲情般的邻里关系。塔什干居民在住进高楼大厦以后,常怀念大杂院的生活中热闹欢畅的场面,惦记着过去那些彼此间相处得很好,像亲友一样的左邻右舍。 但是都市化改变城市的文化和精、影响到居民之间的关系。都市化代来了非常大的负面效应。很遗憾的是,都市化破坏各国文化传统习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珍视东方民族意识中保存的家庭重要性,对老辈的孝敬之情,对人群的利益的尊重等人类价值。

塔什干是一个吸收东方和西方文化的城市,这是一个富有隐蔽的秘密的社会。

 

http://infoshos.ru/cn/?idn=4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