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印刷及大众通讯机构资助创办上合组织通讯站

设为首页给我们写信添加到收藏夹首页
 
上合组织成员国:
22:20阿斯塔纳
22:20比什凯克
21:50新德里
00:20北京
20:20莫斯科
21:20伊斯兰堡
21:20杜尚别
21:20塔什干
上合组织监察国:
20:50德黑兰
19:20明斯克
00:20乌兰巴托
20:50喀布尔
::
20:50葉里溫
21:50加德滿都
19:20安卡拉
23:20金边
21:50斯里蘭卡科特市

上海合作组织 货币/卢布

 
 
国家 密码 货币 面额 汇率
 
 

俄罗斯中央银行官方汇率

新闻

26.12.2020 15:44
中国交通运输部举办《上合组织成员国政府间国际道路运输便利化协定》框架内空白#
26.12.2020 13:55
上合组织甘肃:合作前景
25.12.2020 15:48
上合组织利用现代互联网技术开展毒品预防教育线上研讨会成功举行
24.12.2020 14:11
上合组织秘书长弗拉基米尔诺罗夫与上合组织中国实业家委员会主席张少刚举行会见
23.12.2020 14:04
上合组织秘书长会见东盟成员国驻华大使
22.12.2020 13:59
上合组织秘书长在上合组织秘书处召开新闻发布会
18.12.2020 14:25
第三届青年会议AGORA:SCOLAR愿景成功举行
18.12.2020 14:12
上合组织秘书长会见欧盟代表团团长和德国驻华大使
17.12.2020 14:21
上合组织秘书长会见中国上海合作组织环境保护合作中心主任周国梅
16.12.2020 14:15
上合组织秘书处参加第二届教育信息化创新大会
 
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星期六星期日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上合组织秘书处 上合组织 实业家委员会 上合组织地区反恐机构 上合组织银联体
俄罗斯总统德米特里 梅德韦杰夫举行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首脑委员会议成果新闻发布
17.06.2009 14:22
德 梅德韦杰夫:尊敬的同事们,大家好!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以一个刚刚移交了上合组织轮值主席权国家的名义,我想和大家分享我们工作的成果----上合组织成员国首脑会议。在回答问题前,我先做一些概括。

首先,我要说,尽管磋商的时间紧凑,我们还是讨论了所有该讨论的问题。我们昨天在非正式会面中已开始进行讨论(确切的说,先是----本组织范围的会面,然后就是----非正式联合讨论)。今天我们换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组合方式继续讨论:即组织范围内的国家加上观察员国家,----然后是无范围限制的会议。在真正互信的环境、氛围中,我们的谈话是完全坦诚的。 谈话既涉及到上合组织的发展前景,也涉及到关乎全球危机的问题,以及会议的基本主题:恐怖主义、毒品犯罪的问题,----总之,涉及到了所有威胁到已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国家的问题。

第二,也是我同样想重点来说的。叶卡捷琳堡宣言、联合公报中所反应出的最终评价以及所达成的协议。有关文章已经发布到网上了,大家可以看一看。当中的要点是,组织各参与者希望并将继续发展安全领域合作,巩固经济和人文交流中的多方合作。今天,我们还签署了上合组织反恐协定。这是一个有价值的文件----要清楚,这也是一个大家期待已久的文件。我们也签署了本地区内,对区域安全与稳定[产生]影响的情况下,上合组织的政治-外交应对措施及机制条例。

第三,我们做了什么。我们讨论了阿富汗相关合作中的问题。贯彻实施上合组织阿富汗专门研讨会上达成的协议被重点强调,在座知道,这个研讨会是在今年三月于俄罗斯联邦的莫斯科举行的。总之,研讨会上达成的行动声明与计划将如实进行。

我们还商议了其它区域性问题,其中谈到了北朝鲜最近抛出的一些威胁性言论问题。当然,我们认为,这样的动作在当前情况下是不容接受的,我们同样认为,国际社会必须找出一条使安理会相应决议能被接受的道路。

第四点,关于一个已讨论过的问题,----上合组织成员国在全球性危机挑战中的行动与可能性。更进一步说,我们是以这个问题作为会议开场的。在这一点上,大家的方法大同小异。问题的讨论得出了粉饰太平不可取的结论。应当着手去做,应当建立新的全球性金融安全系统。因此,我们需要发挥本组织的潜能----具体来说,就是要通过商会、上海合作组织银行团体来运作,并逐渐聚集专家,还要委托各财政部长、中央及国家银行代表,让他们进行会谈并协调宏观经济状况。

第五条,毋庸置疑,同样重要的有----文化、青年交流方面的人文合作、教育领域合作。有关这一点大家已经做出了不少努力,我们既要建立上合组织专门大学,还要开展各种节庆活动,并且青年委员会也将会组建。

我们还积极讨论了保健问题,当然,讨论侧重于最严重的疾病、传染病,以及怎样应对这一领域中的现时威胁,包括流行病和大流行病。另外,今年五月,在莫斯科也召开了相关的研讨会。

我们大家一致认为,上合组织工作的原则之一,就是坚持与其它国家组织合作的开放态度。如今这项工作针对两个国家----白俄罗斯和斯里兰卡----以对话伙伴身份加入的国家。我们还提到,那些拥有泛组织身份的上海合作组织观察员国家,应当更加积极地投入到各项工作中去。这,也是俄罗斯联邦与其它各国的基本立场。

有关秘书长问题、上合组织区域反恐机构执行委员会主席问题,大家也都作了商议。上述两个机构的新领导----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代表----将由2010年1月起走马上任。我们向乌兹别克斯坦移交了轮值主席权的重任,毫无疑问,希望我们的乌兹别克同事们取得成绩,在结束峰会工作时,我已对此做过发言。但是我相信,我们在未来一年中还会在各项工作中全力以赴。上合组织正在成为一个平台,一个为商议各种问题而提供的绝对坚实、严肃、兼收并蓄的平台,但其决不止是一种对问题进行商议的方式,也不止是一个商议本区域现实问题地方,它是解决这些问题的一种手段。本组织的声望日渐增长,到昨天,她刚刚成立八周年。我认为,这八年的光阴没有白费。另外,我想,世界上没有几个组织,能在八年时间里收获如此的政治筹码、以及今日的经济筹码。所以,总的说来,各参与国都通过自己优秀的工作表达了各自的欣慰之情。我们,想以一个已经移交完主席权的国家的名义,来与大家分享这种欣慰的心情。

这就是我在招待会开始前想和大家说的话。

请提问。

问题:德米特里 阿纳托利耶维奇 (梅德韦杰夫)!能否说明一下,归根结底,本次峰会经济方面的讨论成果是什么,并请简要谈一谈超国家统一结算货币。所有领导人都说,这种结算货币是必需的,但是实施的时间表,特别是----结算货币的形式,却没有说明。能谈一下吗?

德 梅德韦杰夫:明白你的意思,我来解开你的谜团,新的超国家结算货币将会是怎样一种货币?

但我先要从经济方面的讨论成果开始谈。您知道,事实上,本组织是以安全领域组织形式建立的,但是''安全''----是一个很广泛的概念。特别是当我们大家从经济生活的正常循环转入经济危机这一活跃而又沉重的层面时,我们对''安全''一词的广义感觉更甚。因此,经济问题在今天是注意的焦点。这一问题不仅仅在,像我们所说的,''G20''峰会、''G8''峰会、''G8''峰会扩大会议(即''G8''加上海利根达姆与会者,这一形式叫做outreach)、这种整体体系中讨论,同时也在具体范围内被讨论。因为,毕竟我们的组织是一个从历史上,语言上看,以及很多其他方面上都相近的国家组合。

以此切入,我们讨论了一系列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每个国家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大家达成了一致意见,目前首当其冲就是要实施经济合作。中华人民共和国发表了自己作出的决定,在上合组织框架内向各项建设拨款100亿美元。这里不是说要给予遭受危机创伤的国家以有针对性的援助,----这种援助另有一系列机制,您应该清楚,我们国家也在运作这一事宜,----这里说的是在正常商业原则基础上的经济合作项目,但这些项目同时也俱备跨国界性质,这些项目将联合起那些有意解决恶性经济----包括基础设施----问题的国家。这是一个很好的创举,我们对它,自然,是欢迎的。

如果还要说出其它一些项目,则能源领域、建筑领域、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项目我们也都做了讨论。我认为,我们正在走向一个完全具体化的合作蓝图。还要说一下,有一系列公约通过了提案,然后获得了批准,其中也包括上合组织建设投资保护公约。我想,有关这方面的问题我们过一会儿再继续讨论。有关结算单位这样一个有意义并且很迫切的问题,在今天引起了大家密切的关注。

首先, 现今的储备货币以及主要储备货币,美圆,它们发挥的作用还是无法胜任,尽管产生新型的储备货币----这一过程是漫长的。会上,我同行们的发言以及我的发言中都提到有必要建立,亦或我们终归没有办法避免,而要建立一种没有额外附加值的储备货币。这种储备货币不是由总统令或中央银行的决议就能导入的。这是一个经济主权积累的过程;这是一个过程,与其它国家持有这种或那种外币作为储备的意愿相联系;这,归根结底,说的就是,一种储备货币,应当不止作为国家间结算工具流通,还应作为金融积累的工具来运用的初步概念。事实上,目前大部分金融工具,您应该清楚,通用美元,很小一部分----通用欧元,实际操作中,世界上就再没有什么金融工具了。而所有国家正在努力多样化自己的金融实体,并且目前很多国家正在从有价证券、从金融工具中向实体资产转换,也许,这在特定情况下是可以且必须的。但是现代社会没有金融工具是无法维持生存的。因此,在所有这些可能性、所有这些条件下,可以围绕建立新的储备货币来进行磋商。我们不止一次说过,在可期望的将来,俄罗斯联邦的超国家结算货币也可以要求拥有这一职能。

超国家结算货币,这还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话题。这一结算货币的建立,首先需要一个统一的国家。但是我们在''G20''峰会上说过很多次,我们清楚,如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现在仍坚持使用那些金融工具(考虑到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货币量巨大,其中也有超国家结算货币,所以,自然,这些结算方式仍将被使用,也包括特别提款权),很可能,我们将成为超国家结算货币诞生的见证人,或是代用结算单位----也就是说,国际结算中所使用的超国家结算货币诞生的见证人(的确,在有限的数量内进行结算)。

我们还提出了一个得到所有同行支持的主张,就是关于在上合组织框架下使用某种结算单位可能性。也许,还可以期待这一结算单位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让我们来回忆一下,欧盟各国在引入欧元作为储备货币之前所发生的事情:曾经,存在过一种严格意义上讲,没有成为超国家结算货币的埃丘,但是它曾是一种被允许用来实现国家间结算,以及在某些时候进行放贷的核算及结算单位。也就是说,原则上这曾是一种有如此意义的工具。

我并不是说要全盘采纳这一经验。但是我自己认为,这至少是一个可行的方向。有关这一问题的一系列工作将会继续,因为现今货币体系的构架完全不理想,并且存在一大堆风险,其中就包括通货膨胀。

  • 新增评论
  • 打印

发表评论

*
*
*
 

更多

上合组织甘肃:合作前景
26.12.2020 13:55
上合组织秘书长弗拉基米尔诺罗夫与上合组织中国实业家委员会主席张少刚举行会见
24.12.2020 14:11
上合组织秘书长在上合组织秘书处召开新闻发布会
22.12.2020 13:59
第三届青年会议AGORA:SCOLAR愿景成功举行
18.12.2020 14:25
上合组织秘书长会见昆明市委书记
08.12.2020 16:32
上合组织秘书长出席2020上合高端论坛
07.12.2020 17:08
上合组织秘书长在读懂中国-2020开幕式上作发言
03.12.2020 17:27
上合组织秘书长与蒙古驻华大使举行会晤
18.11.2020 17:40
上合组织秘书长与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驻华大使举行会晤
18.11.2020 17:32
上海合作组织观察团关于监督塔吉克斯坦共和国总统选举筹备工作和举行过程的声明
15.10.2020 18:37

评论(0)

.